公众法律网-在线法律咨询平台,专业的律师博文案例,法律资讯网 > 法律资讯 > 细微暴力致人死亡怎样处分?是成心伤害致人死亡

细微暴力致人死亡怎样处分?是成心伤害致人死亡


更新:2018-12-11 00:12:00    来源:大律师网    浏览次数:59

  【根本案情】

  2015年4月4日,被告人覃某在重庆市短命区某餐馆外街道处,因向被害人甘某(男,殁年45岁)索要财帛未果,遂殴打甘某胸部几拳,后又用手推甘某致使其后仰倒地,头部撞在路边台阶棱角处并不省人事。甘某受伤后被送往重庆短命区人民病院治疗,同年6月18日,甘某经病院救治无效死亡。经法医审定,甘某系头部外伤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被告人覃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照实供述了前述事实。

  另查明,经重庆市肉体卫生中心审定,覃某系轻度肉体发育迟滞,案发时为限制刑事义务才能。

  【法院判决】

  重庆市短命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以为,证人证言、被告人覃某的供述与现场勘验查抄笔录、甘某的病历资料、尸体查验审定书等证据互相印证,证明覃某运用细微暴力推打甘某致其仰面倒地,头部磕碰路边台阶棱角,后因重度颅脑损伤经救治无效死亡的事实,覃某客观上应当预见本人的行为可能形成甘某死亡的结果,由于忽略大意而没有预见,存在差错;客观上施行了推打行为,形成甘某倒地死亡的结果,应当以差错致人死亡罪追查其刑事义务。鉴于覃某案发时系限制刑事义务才能人,且到案后照实供述其立功事实,依法可从轻处分。

  故被告人覃某犯差错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案件剖析】

  本案争议焦点问题是:被告人覃某用手推被害人甘某致使其后仰倒地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行为怎样定罪?对此,存在两种观念。

  第一种观念以为,被告人覃某成心伤害别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成心伤害罪。

  第二种观念以为,被告人覃某差错致一人死亡,其行为构成差错致人死亡罪。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支持该观念,详细剖析如下。

  (一)覃某客观是忽略大意的差错

  覃某客观上应当预见本人的行为可能形成甘某死亡的结果,由于忽略大意而没有预见,存在差错。理想中,行为人的客观心态属于事实的判别问题,其对客观的认识是对客观事物的能动反映,只要透过相应的客观事实,才干精确把握行为人客观认识的详细内容。

  覃某客观上的心态属于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覃某自己系案发时为限制刑事义务才能,其推打被害人甘某的目的是为了索要一元钱用于喝酒未果,在案证据证明覃某之前也找甘某要过财帛,甘某也容许,此次因甘某未同意,遂推打甘某,在施行推打行为时没有运用任何工具,在甘某被推仰倒在地,头部撞在路边台阶棱角处并不省人事,覃某全然不知并疾速逃离现场返回家中,上述行为与普通的积极追求、连续攻击以至是直接形成危害结果的具有严重伤害性的成心行为存在明显的区别。因而客观上认定覃某属于差错的心态与实践状况更相契合。

  (二)覃某的推打行为不具有高度的风险致害性

  客观上,覃某的推打行为对甘某的死亡具有诱发缘由,但并不具有高度的风险致害性。成心伤害致人死亡是成心伤害的结果加重犯,普通请求行为人对加重结果的发作有客观的预见可能性而客观上却没有预见的行为作为构成要件,这就请求行为人的行为具有引发严重伤害以至可能招致死亡结果发作的高度风险性。

  本案中,覃某固然施行了先用拳头殴打甘某胸部几拳,具有必然力度,后由用力推甘某,甘某因此倒地,但是从甘某的尸检报告可知,甘某系头部外伤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甘某系头部倒地碰地死亡,另又未查抄出覃某殴打行为致伤甘某的情形。因而覃某的殴打行为应不具有高度致人死亡的危害性。本案中,覃某推倒甘某的行为固然是甘某摔倒的主要缘由,但分离病历材料、尸检报告等可知,甘某在病院承受的治疗条件等对招致其死亡也具有必然影响。

  综上所述,覃某在客观是忽略大意的差错,其细微的推打行为也具有高度风险性,与成心伤害罪致人死亡的构成要件不同,故适用差错致人死亡罪较为稳妥,更契合罪责相顺应。此外,施行拳打脚踢等细微殴打行为招致被害人因摔倒磕碰死亡或者原有病症爆发而死亡的案件,在理想生活中时有发作。关于该类案件怎样定性,需求综合全案的证据详细剖析。

“细微暴力致人死亡怎样处分?是成心伤害致人死亡”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