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上当不该承当妻子私生子的抚育义务


更新:2019-02-28 14:02:08    来源:公众法律网    浏览次数:59
导读:  【案情】  2000年10月1日,江丽华与应志亮结婚。2002年3月,江丽华生育一男孩,取名应小兵。2006年5月,应志亮发现江丽华与别人有不合理关系,遂提出离婚。经协商,双方到民政部分办理了离婚手续,商定夫妻共同

  【案情】

  2000年10月1日,江丽华与应志亮结婚。2002年3月,江丽华生育一男孩,取名应小兵。2006年5月,应志亮发现江丽华与别人有不合理关系,遂提出离婚。经协商,双方到民政部分办理了离婚手续,商定夫妻共同财富全部归应志亮一切,应小兵归应志亮抚育,江丽华每月给付300元抚育费,并担任归还夫妻共同债务3500元。2007年2月,因应志亮回绝江丽华探望小孩之事,江丽华遂以应志亮不是应小兵的生父为由,依法提起诉讼,请求变卦抚育关系。在法院审理变卦抚育关系案件过程中,双方提出申请请求对应小兵作亲子审定。经审定,确认了应志亮不是应小兵的生父。故法院判决应小兵由江丽华抚育。之后,应志亮以应小兵不是其亲生子,对应小兵不该承当抚育义务为由,诉至法院,请求江丽华返还其抚育应小兵的8000元抚育费。

  【意见不合】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男方上当抚育了女方与别人所生非婚生子女,离婚后可否向女方追索抚育费。

  第一种意见以为,应志亮事实上承当了抚育义务,他与小孩的关系可视为养父与养子的关系,故应志亮对其与江丽华婚姻存续期间的抚育费无权追索,被告不予返还。在江丽华与应志亮离婚后至小孩由江丽华领回这段时间内的抚育费,应由江丽华返还给应志亮。

  第二种意见以为,江丽华应该返还抚育费,至于能否全部返还,则应依据案件的详细状况,予以剖析。应志亮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承当的抚育费,江丽华不予返还,由于夫妻共同财富已全部判归应志亮一切;江丽华与应志亮离婚后至应小兵由江丽华领回这段时间内的抚育费,应由江丽华返还给应志亮。

  【评析】

  我国《民法通则》第16条第1款规则:“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0条规则:“监护人的监护职责包罗:维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安康,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办理和维护被监护人的财富,代理被监护人停止办理和教育,对被监护人停止办理和教育,在被监护人合法权益遭到损害或者与人发作争议时,代理其停止诉讼。”据此,应小兵的监护人是其父母。本案江丽华与应志亮双方当事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因为江丽华坦白小孩是与别人通奸所生这一重要事实,致使应志亮将小孩当成本人的亲生子女抚育。从法律上讲,应志亮在不明本相的状况下,固然对应小兵停止了抚育,但他既非的生父,也非小孩的养父、继父,故对应小兵不该承当法定抚育义务。

  同时,依照《民法通则》第58条第3项规则,“一方以狡诈,胁迫的手腕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犯真实意见的状况下所为的”民事行为无效。故应志亮受诈骗,在违犯本人真实意义的状况下抚育了应小兵,应属无效。

  《民法通则》第61条规则,民事行为被确以为无效后,当事人因该行为获得的财富,应当返还给受损失的一方。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补偿对方因而遭到的损失。并且,夫妻关系存续有效,并不料味着夫妻一方必然要承当另一方违法行为所致的结果。因而,应志亮有权请求江丽华返还抚育费。

“丈夫上当不该承当妻子私生子的抚育义务”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