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审定不克不及儿戏


更新:2019-03-02 14:03:05    来源:公众法律网    浏览次数:59
导读:  亲子审定不克不及儿戏  2004年9月23日,江苏省海安县法院审结一同与申请亲子审定相关的离婚案件,丈夫对女儿身世的疑心,彻底打碎了一个本来还可勉强维持的家庭。法院一审讯决被告林某与被告牛某离婚,婚生女牛某某

  亲子审定不克不及儿戏

  2004年9月23日,江苏省海安县法院审结一同与申请亲子审定相关的离婚案件,丈夫对女儿身世的疑心,彻底打碎了一个本来还可勉强维持的家庭。法院一审讯决被告林某与被告牛某离婚,婚生女牛某某随被告生活,被告牛某每月给付子女抚育费120元。

  1999年12月,林某与牛某经人引见相识,婚前根底普通。2000年1月,双方注销结婚。同年11月2日,林某生一女取名牛某某。近年来,丈夫牛某不断以为女儿牛某某的长相与本人差别较大,疑非己所生,夫妻为此时常发作矛盾,拌嘴吵架成为家常便饭。2003年9月,丈夫牛某以与林某婚前接触少、草率结婚、婚后林某生活作风不检点、双方时常发作矛盾致使夫妻感情已决裂为由,向法院起诉请求离婚。在提出离婚的同时,牛某还向法院申请作亲子审定。但在亲子审定费尚未交纳之时,其就向法院申请撤回了诉讼。因双方关系未能得到本质改善,妻子林某于本年8月反过来以被告身份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本案审理中,被告牛某再次提出亲子审定申请,但仍未交纳审定费,后又撤回了申请。

  庭审中,被告林某诉称,被告牛某脾气暴躁,无故疑心我有生活作风问题,时常与我争持打架,特别是其提出亲子审定更是伤透了我的心,现夫妻感情已决裂,恳求法院判决双方离婚。

  被告牛某辩称,我与被告林某的夫妻感情尚未决裂,我不同意离婚。

  法院审理后以为,原、被告相识不久即注销结婚,婚前根底普通。婚后被告对被告缺乏信任,双方时常发作矛盾,感情未能得到进一步培育。2003年被告曾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固然后来撤诉,但标明了被告对婚姻的态度;现被告提出离婚诉讼,阐明双方关系未能得到改善,被告仍疑心女儿非己所生并申请审定,严重伤害夫妻感情,应当认定夫妻感情曾经决裂。遂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有关规则,作出了前述判决。

  焦点:本案主要触及怎样正确看待亲子审定的问题。男女分离成为夫妻,普通状况下,按自然规律都会生有子女,这样就会产生父母子女关系问题。父母子女关系,在法律上指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权益、义务关系。父母与子女是血缘比来的直系亲属,为家庭中的主要成员。父母与子女之间关系的亲密性决议了其在婚姻制度中的重要位置,各国法律都把它作为一个重要内容来停止规则。

  应当供认,在我们这样一个考究传统、注重血缘关系的社会里,孩子简直是家庭的中心,也是夫妻维系感情的非常重要的纽带。从法律和道理上而言,丈夫对子女能否系己所生的确应享有知情权,随着科技的开展,亲子审定为这一权益的行使提供了便当。目前,亲子审定主要是采用人类白细胞抗原停止。审定时,相关当事人及孩子自己都要提供标本。父亲对子女身世的疑心不只会直接伤害子女情感,并且会影响夫妻感情。随意的捕风捉影,只能使事情朝着当事人预期目的的相反标的目的开展。假如审定非己所生,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即使肯定系己所生,同样会在夫妻之间、父母子女间播下不信任的种子,特别会在孩子心灵上留下暗影。因而,这种审定不宜不加限制地采用。

  鉴于亲子审定关系到夫妻双方、子女和别人的人身关系和财富关系,是一项严肃的工作。因而,对请求作亲子关系签定的案件,应从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有利于促进团结和避免矛盾激化动身,区别状况,谨慎看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在审讯工作中能否采用人类白细胞抗原作亲子审定问题的批复》中规则:"关于双方当事人同意作亲子审定的,普通应予准许;一方当事人请求作亲子审定的,或者子女已超越三周岁的,应视详细状况,从严控制,对其中必需作亲子审定的,也要做好当事人及有关人员的思想工作。 "《批复》同时规则:"人民法院关于亲子关系确实认,要停止查询拜访研讨,尽力搜集其他证据。对亲子审定结论,仅作为辨别亲子关系的证据之一,必然要与本案其他证据相印证,综合剖析,作出正确的判别。"

  从本案的状况看,被告牛某在无其它相对牢靠证据的状况下,疑心女儿身世原本就不当当的;其在两次诉讼中均提出亲子审定申请,又回绝交纳审定费,其随意性难以令人了解。应该说,牛某申请亲子审定的行为对夫妻感情的决裂起了"催化剂"的作用,其行为既可气又可叹。我们希望有相似状况的读者能从本案牛某的阅历中吸取经验,谨慎看待亲子审定。

“亲子审定不克不及儿戏”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