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法律网-在线法律咨询平台,专业的律师博文案例,法律资讯网 > 法律知识 > 大学教授冒充矿老板征婚反告索赔女友声誉侵权

大学教授冒充矿老板征婚反告索赔女友声誉侵权


更新:2019-03-02 14:03:21    来源:大律师网    浏览次数:59
导读: 大学教授冒充矿老板征婚反告索赔女友声誉侵权 一个网名为“亮光石”的已婚男子在网上发帖:“我是矿老板,月收入两万元,征20至28岁的独身女孩为终身伴侣。”网名为“迷惑梦中人”的女高材生看到这条征婚信息后,很快

大学教授冒充矿老板征婚反告索赔女友声誉侵权

一个网名为“亮光石”的已婚男子在网上发帖:“我是矿老板,月收入两万元,征20至28岁的独身女孩为终身伴侣。”网名为“迷惑梦中人”的女高材生看到这条征婚信息后,很快与对方获得联络,随后就跌入了爱河,还屡次外出旅游。不久,女高材生的家人对“矿老板”的真实身份产生了疑心,并托人私自查询拜访其真实身份,结果发现“矿老板”竟是云南某高校的副教授,曾经结婚,并有一个快满3岁的孩子。女高材生闹到副教授所在高校后,这名副教授的岗位津贴被下调30%,并补偿女高材生1400元。事后,副教授以声誉侵权为由将女高材生告到法院,请求补偿肉体损失费4万元。本年4月21日,女高材生向对方提起反诉,请求副教授向她赔礼抱歉,并补偿肉体损失费5万元。

已婚副教授发帖征婚

去年3月,网名为“迷惑梦中人”的小丽闲着无事,便上云南信息港的交友网上游玩,当看见网名叫“亮光石”的征婚广告:“29岁,无不良癖好,采矿业执行官,月收入两万元。诚征20至28岁的独身女孩为终身伴侣,学历高中即可”时,小丽记下了他的联络方式,双方还相互留下QQ号码。

同年4月23日,“亮光石”发出约请,约小丽在翠湖见面。“他穿了一身西装,很文雅的样子,开着一辆现代轿车,他说是公司的车……”小丽说,见面后“矿老板”给小丽的印象还不错。随后,两人到一家饭店吃了顿午饭。“男子自称叫李宏,在家族企业中担任办理工作,主营矿石和矿山开发。”“矿老板”饭后拿出5000元给小丽,说是初次见面未买礼物,权当是给小丽的见面礼,但被小丽回绝了。随后,两人来到西山公园玩耍。

之后,“矿老板”屡次向小丽发出约请见面。26岁的小丽长相靓丽,温顺诱人,她毕业于北京某名牌大学,回昆工作时间不长,不断盼望找到人生的另一半。接到约会约请后,她容许了“亮光石”的恳求。“他每次都是开着各种轿车来接我,有现代跑车、丰田SUV、尼桑最新款等车型。”还带她外出旅游。小丽回想:“第一次和他发作关系是到建水去玩,他事前没有通知我要去建水玩,到了目的地才晓得的。”之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一有空就发短信互相问候。

“矿老板”是大学副教授

去年5月10日,小丽接到了“矿老板”的电话,说他在去大理的路上出车祸了。小丽接到电话后,十分担忧。但不久“矿老板”又说车祸不严重,没有受伤。接下来几天时间,小丽不断没有“男伴侣”的音讯,电话也打不通。5月17日,小丽给李宏发了一条短信:“假如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已婚或者同居了,对吗关于感情,我很单纯,的确从未涉足,对你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却做了很傻很傻的选择,我历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如今却被重重地刺了一刀,好疼,不断没有你的任何音讯,从希望到绝望,只是一霎时,如今只要碎得像尘埃一样的心。谢谢你的伤害,这是个斑斓的故事,我会不断藏在心底。”

两个小时后,李宏回了条短信:“从山上下来,收到你的信息心先凉大半,我们彼此理解太少,毕竟认识不久,我供认是对你坦白了一些,可你呢……我要上山了,祝一切顺利。”

小丽把谈爱情的事通知了本人的父母,父母问小丽:“这个‘矿老板’人咋样,牢靠么”父母从小丽的口中得知,“矿老板”姓李,在曲靖市会泽县做矿石生意。但小丽的父母却从未见过他自己。小丽和“矿老板”谈爱情的事,惹起了小丽父母的疑心。他们托人私自查李宏所开轿车的车牌号,一查下来,结果让人不敢置信,“矿老板”

居然是云南某高校的副教授,那些不同型号的汽车,大多是找人借的。

小丽的父母在网上搜索李副教授的材料得知:“矿老板”是1972年11月出生的,基本不是所谓的家族企业的矿老板,而是学校的副教授。到学校一查询拜访,还发现李副教授不止是瞒报了本人的年龄,并且已婚,并已有一个快3岁的孩子;他妻子也是副教授,与他同在一所高校教书。

副教授岗位津贴被下调

去年9月3日下午,小丽的父母找到李副教授所在学校讨说法,学校掌管双方停止调解,在此过程中,李副教授的妻子何教师及其家人冲进现场,打伤了小丽的母亲,还将小丽的眼镜砸坏。

去年12月30日,学校正李副教授夫妇停止了处分,夫妻二人岗位津贴都被下调30%,并补偿小丽1400元损失。

副教授告前女友声誉侵权

本年4月2日,李副教授将小丽告到法院,请求小丽中止损害他的声誉权,消弭影响,公开赔礼抱歉,并补偿肉体安慰金4万元。

李副教授在起诉书中说,他经过网络认识了小丽,因为彼此理解很少,双方仅有一两次见面。去年8月8日,小丽找到他家里,请求补偿她10万元。这是一种正常交往,没有理由要给她钱,因而就回绝了小丽的无理请求。“经过这次风云,我才明白本人对社会理解不敷深化,堕入了一个他人精心编织的圈套,回想起双方的认识过程,被告真是有心人,她的每一步步履均是精心设计的,欲以交友为名获取财帛,看到不克不及得逞,便采用夸张事实要挟我。”

收到起诉状的小丽随即提出反诉。小丽在反诉状上写道:“他的行为严重损伤了反诉人的身体和人格权,使我难以从被诈骗和凌辱的暗影中走出来,并且他的行为严重背叛师德请求和社会对诚信的最少原则,他的行为应当遭到鞭挞。我第一次和他发作性关系,是遭到他强暴的。”请求李副教授赔礼抱歉,补偿肉体安慰金5万元,并消弭他在网络上的虚假信息。

4月21日五华区人民法院对小丽的反诉恳求曾经立案。

“大学教授冒充矿老板征婚反告索赔女友声誉侵权”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