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损伤之物质性布施的立法取向


更新:2019-03-05 14:03:17    来源:大律师网    浏览次数:59
导读: 【肉体损伤补偿】肉体损伤之物质性布施的立法取向 在人本主义的今天,肉体上的损伤应当取得布施已自不待言。但摆在立法者面前的难题是:怎样布施毕竟,肉体上的损伤不同于物质上的损伤,它属于认识范畴,是无形而缥缈

【肉体损伤补偿】肉体损伤之物质性布施的立法取向

在人本主义的今天,肉体上的损伤应当取得布施已自不待言。但摆在立法者面前的难题是:怎样布施毕竟,肉体上的损伤不同于物质上的损伤,它属于认识范畴,是无形而缥缈不定的。故尔,对肉体上的损伤予以布施,就必需把握住肉体的内质。为此,就需求从心理学动手。心理学是一门艰深的学问,笔者自感才疏,不敢妄言把握,只能作一些粗浅的讨论。前面曾经提到,人的肉体活动不是自发产生,而是外在客观世界的反映。那么,当肉体遭到损伤即肉体利益丧失或减损时,布施的过程也就是肉体利益的恢复或增加。而肉体利益的恢复或增加仍旧是一种肉体上的活动,故尔欲完成此种肉体上的活动仍就必需从客观世界动手。经过客观世界的某种变更来完成此种肉体上的活动。

于此人们通常想到恢复声誉,消弭影响,赔礼抱歉等非物质性弥补方式。由于这类活动的意义表现于肉体层面而非物质层面,故用此种方式来布施肉体上的损伤,实乃顺理成章。这种见地是很有道理的。笔者也以为,在肉体遭到损伤时,应该首先思索此种办法。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上述方式对肉体损伤并不具有完整性。我们晓得,当肉体遭到损伤即肉体利益丧失或减损时,布施的途径就是要使这种肉体利益得以恢复或增加。而上述活动于此方面的收获却难以到达人们的预期。恢复声誉、消弭影响,真正落实起来是极端艰难。就如人们所说的,毁掉一座建筑只需几小时,而重建一座建筑却可能需求常年累月。无论是国度还是个人,其耐烦与力气都是有限的。恢复声誉,消弭影响,落实常常难以到位。而赔礼抱歉就更不消说。一来损害人能否诚心,难以捉摸,二来既使诚心,若不克不及走进受害人的心也于事无补。我们讨论这些问题不克不及仅从道义上做文章,而必需走入生活之实践,分离当前人性之内质。在非物质性弥补方式之外,只要物质性布施方式。这种方式关于肉体的损伤能否起到布施的作用呢反对者坚持肉体不克不及用物质来权衡,以为此种方式会招致“人格商品化”。笔者以为,这种见地是存在误解的。

用物质来布施肉体上的损伤并不是说用物质来换回肉体,而是由于物质影响认识。用物质来补偿受害人作为一种物质上活动,必然会对损害人与受害人的内在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就是一种肉体上的活动。前面我们曾经提到了,对肉体损伤的布施即肉体利益的恢复或增加也是一种肉体活动,如今要思索的就是,这两种肉体活动能否相交融,若能,就证明这种物质布施方式是合理的。

于此,我们切不要堕入一个误区:即事后的布施应该回复到未受损伤之状态,这是不成能的。事后的布施无论是补偿或安慰,都只能是给予受害人一种相当的寄予。即便是前面提到的几种肉体性布施方式,效果也莫不如此。而相当的意义便是说受害的水平与布施的水平相当。其实,人性在复杂中也有简单的一面。在肉体遭到损伤时,其实大都是一种共同的念头:其一,我应该得到补偿;其二,我要得到相当的补偿。肉体性布施方式于后者明显有一种缺乏。而物质性布施方式却有明显的优点。第一,物质是客观存在的,受害人会真实地感遭到:我得到补偿了;第二,物质是能够权衡出轻重的,当物质的轻重与损伤的轻重相当时,受害人会感遭到:我得到了相当的补偿。这无疑会对受害人的心灵产生莫大的安慰。而同时受害人于物质上遭到补偿即意味着加害人物质利益上的丧失,这也同时满足了受害人报仇的心态。而肉体性布施方式于此方面却有缺陷,受害人常常会以为,对方并没有失去什么,即便对方其实内心曾经因而而痛苦。

于上可见,肉体损伤的物质性布施方式是合理的。故尔立法采用了这种方式。但是,我们也要留意,供认这种方式的合理合理性并不料味着承认肉体性布施方式。正如有的学者所以为的,物质性布施方式只能是“辅助性的而非主导性的”。在肉体损伤补偿中既不克不及单独适用物质补偿的布施方式,也不克不及用物质补偿的布施方式来替代其他布施方式。特别是在声誉权、隐私权等受损害的场所,仅用物质性布施方式是远远完成不了目的的。并且单纯适用物质性布施方式,也会使部份受害人舍本趋末片面追求对肉体损伤的金钱补偿而无视人格方面的布施,有些加害人也会财大气粗地以为只需有钱补偿别人就能随心所欲。

损伤补偿引荐律师:郑宝华律师

郑宝华律师,著名青年律师,男,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学院,执业于昆山三大律所之一的江苏丰田律师事务所。2011年7月郑宝华律师代理的案件被人民法院报报道。

郑宝华律师曾在昆山外资企业工作多年,担任过人事主管、工会主席、体系工程师职位。纯熟控制用人单位劳开工伤纠葛操作细节和要点,处置和化解大量的劳开工伤纠葛。长期潜心研究劳开工伤理论,透彻分析劳开工伤政策法规,胜利代理劳动、工伤、交通变乱损伤补偿案件上百件,包罗局部严重、复杂、疑问案件,担任数家公司的终年法律参谋。

郑宝华律师具有扎实丰厚的劳动、工伤、交通变乱经历,案件代理认真担任,过程和结果屡屡超越当事人的希冀、深受当事人的好评。理论功底扎实,执业技艺深沉,庭审经历丰厚,精神旺盛,斗志激烈,崇尚法律,追求正义。

咨询电话: 13205158217

联络地址: 昆山市长江中路177号新都银座3幢6楼

效劳律所: 江苏丰田律师事务所



“肉体损伤之物质性布施的立法取向”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