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法律网-在线法律咨询平台,专业的律师博文案例,法律资讯网 > 法律资讯 > “空巢白叟”遗赠保姆一半房屋法院判决:协议无

“空巢白叟”遗赠保姆一半房屋法院判决:协议无


更新:2019-01-04 00:01:00    来源:东方法律网    浏览次数:59

  【根本案情】

  汪某与郭某是夫妻关系,两人育有两女一男三个子女。步入老年之后,因思索到次女汪C某的家庭比拟艰难,夫妻共同立下了遗言,指定他们共有的房屋在汪某百年之后由汪C某继承。但当时对这份遗言没有停止公证。

  2008年,郭某因病逝世后,汪某一个人独居生活。经三位子女磋商为汪某找一个住家保姆徐某,商定报答每月2000元。

  2012年7月起,汪某的退休收入由徐某保管并支配,扣除徐某及汪某的日常生活支出外的残剩款项均归徐某一切,汪某不再另行支付徐海蓉报答。

  有了住家保姆照顾父亲,汪秋云姐弟三人也就安心了。为了给予父亲更多肉体抚慰,三人决议不论多忙,都要抽时间轮番去探望父亲。后来,由于汪忠勇的身体越来越差,徐海蓉觉得本人一人照顾汪忠勇有些费劲,便又为汪忠勇延聘许晓梅作为兼职保姆。

  延聘保姆之后,三位子女因家庭缘由与工作忙碌,逐步减少了对汪某的探望。2015年汪某病危住院,徐某预见汪某时日不多,便打起了汪某住房的主见。

  2016年1月15日,徐某延聘律师草拟了《遗赠扶养协议》一份,并请来李某、严某及兼职保姆许某作为证明人,一同来到汪某的家中,与汪忠勇签署了《遗赠扶养协议》一份。《遗赠扶养协议》载明,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甲方汪某(遗赠人,被扶养人)签署协议时,神志分明,认识分明,可以真实表达本人的意义;二,甲方愿意将本人房屋的一半份额遗赠给乙方徐某(受赠人,扶养人),并由乙方承当扶养甲方的义务,乙方愿意承当扶养甲方义务,并愿意承受甲方遗赠的财富;三,甲方承诺上述房屋在甲方逝世后赠给乙方。

  这份协议还提到,乙方已照顾甲方近4年,所以甲方在此之前借给乙方的6.5万元以及叫甲方的二女儿转账给乙方的9万元(甲方有40万元存款在二女儿处)均视为甲方赠予给乙方,甲方不再请求乙方出借。甲方双方处置遗赠财富或上述遗赠财富甲方无处分权招致本协议解除,乙方有权请求甲方退还已支付的扶养费按每月6000元计算。汪某在该协议尾部甲方处摁印,徐某在乙方处签字。严某、李某、许某在证明人一栏签字。

  在签署过程中,由律师向汪某宣读了《遗赠扶养协议》内容,汪某对律师宣读的内容停止了简单的反复或附和,后在其中一名见证人的辅佐下在该协议尾部摁下手印。受徐某的拜托,律师在协议签署现场录制了视频录像,记载了协议的签署过程。

  2016年4月6日,汪某病情加重堕入昏迷。徐某未将汪某送医,亦未通知汪某的三位子女将其父送医。6月11日,汪C某上门探望父亲,发现父亲有些认识不清,立刻将其送至病院治疗,这才发现汪某患有大面积褥疮。7月4日,在徐某不知情的状况下,汪C某姐弟三人将父亲转院至另一家病院治疗。8月19日,徐某找到汪某,请求随院照料,遭到汪C某姐弟三人的回绝,双方发作争论,并惊扰警方。经警方的谐和,徐某分开了病院。

  2016年10月12日,汪某因病死亡,相关丧葬事宜,由汪C某姐弟三人协同办理。2016年12月8日,徐某将汪C某姐弟诉至南京市秦淮区法院,恳求法院将汪某房屋的一半份额给付其自己。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徐某的诉讼恳求。徐某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剖析】

  本案是一同“空巢白叟”的遗赠之争,其争议焦点在于汪某对徐某的《遗赠抚育协议》的效能问题,详细剖析如下:

  一、《遗赠抚育协议》与视频录像的效能问题

  从《遗赠扶养协议》的订立过程来看,该协议系徐某拜托律师草拟制造,该协议的见证人系屡次与徐某发作保健品买卖买卖的李某、严某,及徐某为汪某延聘的兼职保姆许某,上述制造人和见证人均与徐某有利害关系。

  徐某提供的视频录像显现,制造该协议时系由徐某延聘的律师向汪某宣读协议内容,汪某仅对协议内容作了反复与附和,徐某及其延聘的律师与汪某间并未对协议内容有交触及协商以构成合意的过程,汪某亦无明白自主见识暗示,也未在协议上签字,仅系别人帮助摁下手印。据此,法院对该《遗赠扶养协议》能否系汪某真实意义暗示无法确认,对协议及视频录像的合法性、关联性不予采信。

  二、《遗赠抚育协议》商定的权益义务不合错误等

  公民能够与扶养人签署遗赠扶养协议。依照协议,扶养人承当该公民生育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益。遗赠扶养协议是一种对等、有偿和互为权益义务关系的民事法律关系。普通来说,遗赠扶养协议的遗赠人主要分为两类:、

  一是没有子女或子女不在身边、独立生活存在艰难而需求别人照顾的白叟;

  二是缺乏劳动才能又缺乏生活来源的鳏寡孤单的“五保户”白叟。

  遗赠扶养协议能否有效,主要取决于三点:一是内容能否是当事人的真实意义暗示;二是方式能否合法;三是协议能否得到完整实行。

  本案中,从《遗赠扶养协议》的内容来看,该协议商定的权益义务不合错误等,徐某的详细扶养义务只要生育死葬概述,并无详细商定,而对汪某的义务设定明显较多,且一切的扶养费用均是汪某的财富支付,同时扫除了用涉案房屋支付扶养费用,限制了汪某的财富处分权;在协议签署后,徐某保管支配汪某的财富,扣除徐某及汪某日常生活支出外的残剩款项归徐某一切,故徐某仍存有收取劳动报答的情形。

  三、徐某实行《遗赠抚育协议》存在严重过错

  从《遗赠抚育协议》的实行情况来看,该协议于2016年1月15日签署,同年7月4日徐某即不再照顾汪某,徐某未能实行商定的生育死葬义务,在被继承人汪某呈现褥疮和昏迷病情后未及时送医,亦未及时通知汪C某姐弟三人送医,存在严重过错。

  综上所述,法院认定徐某与汪某签署的《遗赠扶养协议》无效。对徐某请求享有房屋一半份额的诉讼恳求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其诉讼恳求。

““空巢白叟”遗赠保姆一半房屋法院判决:协议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