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造假 行规代替不了法律


更新:2019-06-08 17:06:21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156

细辨真假

细辨真假

细辨真假

□首席记者赵蕾实习生刘夏/文记者王富晓/图

□首席记者赵蕾实习生刘夏/文记者王富晓/图

核心提示

尽管赝品泛滥,尽管造假猖獗,收藏界却不兴打假。因为这个行业有它的独特行规,这就是买真买假全凭眼力,捡到“漏”算自己走运,“看走眼”算自己倒霉。可是,行规毕竟是行规,它根本就不可能代替法律。当然,只有制定专门的文物鉴定法,对鉴定部门、鉴定专家的资质、鉴定的程序、鉴定失误的赔偿等作出规定,才能真正做到公开、公平、公正。

央视鉴宝专家身陷“造假门”

从鉴宝名家手里花387万元买的一只宋代汝窑碗竟然是赝品?据《新京报》载,近日,北京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刘先生起诉鉴宝名家、央视《寻宝》节目鉴宝嘉宾毛晓沪,称毛晓沪造假骗他上当,要求返还387万元货款及损失209万元。目前,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

刘先生是北京一家文化公司的负责人。他诉称,2004年3月,他参加了一个古董培训班。故宫博物院副研究员杨先生前来讲座,他通过杨先生认识了毛晓沪,并花387万元,从毛晓沪的手里购得宋代汝窑碗一只。碗还附带一份由“中国文物鉴定中心和中国古陶瓷科技鉴定中心”共同出具的真品鉴定证书,证书上有杨先生等几位专家的签字。

刘先生说,2005年8月,他聘请5位故宫陶瓷鉴定专家鉴定此碗。专家称,毛晓沪曾带两只汝窑瓷钵给他们看,被当场指出是假货,并指出瓷钵的主人和造假者就是毛晓沪。刘先生随即向警方举报毛晓沪诈骗,但一直没有音信。

2008年6月,刘先生再次找国家级专家对该碗进行鉴定,专家认为该碗系赝品,并出具了鉴定书。毛晓沪于2008年8月8日被警方拘留,15天后被取保候审。

刘先生称,现在警方还没侦结此案,自己只有向法院起诉,以维护民事方面的权益。

毛晓沪目前是北京华夏物证古陶瓷鉴定中心的法定代表人。该中心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称,刘先生反映的情况完全不存在。她表示,毛晓沪从没向刘先生卖过东西,之前刘先生曾多次给该中心打电话和写信,但毛晓沪的解释对方根本不听。此外,毛晓沪也从未因此事被警方调查。“他如果有证据,我们倒希望他去法院起诉,相信法院审理能还毛老师清白。”

目前,丰台区法院已经受理此案。

尽管赝品泛滥,尽管造假猖獗,收藏界却不兴打假。因为这个行业有它的独特行规,这就是买真买假全凭眼力,捡到“漏”算自己走运,“看走眼”算自己倒霉。古玩圈里有句老话叫“不冤不乐”,就是说这个行当里如果没有那么多吃亏上当的冤枉事,也就变得没啥乐趣了。长期以来,古玩交易有一个不成文的行规:卖出去的东西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买定离手,出门不退”。

历时六年之久的“名画”之争

2003年,辽宁省沈阳市书画爱好者冯先生出资81万元从某艺术品公司购买了7幅名画,包括齐白石的《红梅喜鹊》、《紫藤》、《螃蟹》,任伯年的《松林高士图》,林风眠的《鹭鸶图》,潘天寿的《秋崖小憩图》,刘海粟的《泼彩山水》。该艺术品公司法定代表人称所有的画均为真品,还有鉴定专家的“鉴定”,如假可退赔。

购画后,冯先生很不放心,委托北京某文物鉴定中心鉴定,确定7幅画作均为仿品。2004年1月,他起诉至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该艺术品公司退还全部购画款。可艺术品公司辩称:7幅字画中有6幅均有字画鉴定方面的权威专家的鉴定题记,足以证明字画是真品;当时没有关于文物鉴定机构设置方面的相关规定,北京某文物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不具备证明力,请求法院驳回冯先生的诉讼请求。

此案因文物艺术品的鉴定缺少权威的有法定效力鉴定部门,历时6年,于2009年二审期间,经冯先生与该艺术品公司同意,沈阳中院终于找到了具有司法鉴定许可证的河南珍宝艺术文物书画司法鉴定所,对7幅画作进行了鉴定,结论是所鉴定作品均为仿品。于是,沈阳中院据此在去年7月初作出销售方退返全部购画款的终审判决。

“虽然文物书画行业一直以来存在所谓的‘保卖不保真’行规,多数书画文物藏家和销售者认为‘买假只能自认倒霉’,但实际上,目前文物艺术品鉴定已经被纳入司法范畴,如果买卖双方确有‘买假包退’的约定,买家买了假货后,完全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魏领说,此案的鉴定与判决对书画市场“保卖不保真”的行规而言是颠覆性的,文物书画市场“保卖不保真”的伪行规被司法鉴定捅破。对此,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人民网、新华网等重要媒体均作了相关报道,足见此案影响之深远,意义之重大。

赋予购买者一定期限的“后悔权”

“古玩造假 行规代替不了法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