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法律网-在线法律咨询平台,专业的律师博文案例,法律资讯网 > 法律资讯 > 湖北上访法官:很多人说我偏执 我只是信仰法律

湖北上访法官:很多人说我偏执 我只是信仰法律


更新:2019-06-08 17:06:2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195

湖北上访法官:很多人说我偏执 我只是信仰法律

6月21日,湖北省高院门口,身穿法官制服的冯缤受到阻拦,正和工作人员理论。

湖北上访法官:很多人说我偏执 我只是信仰法律

冯缤 图片来源:北方网

■ 对话动机

7月26日,冯缤被免职,他曾是湖北孝感中级法院的助理审判员,被免职的理由是,“妨碍公务”、“谩骂殴打领导”,违反《法官法》的规定。

从2008年至今,冯缤在替妻子维权,妻子胡敏原是孝感中院临时工,2008年7月被清退。冯缤不服,在孝感市申请劳动仲裁,并将孝感中院告上法庭。其间,因法院不立案,冯缤曾多次穿法官制服,胸佩国徽,站在湖北省高院门口,手举“冤”字牌“上访”。湖北随州中院于2009年9月二审判决,维持原判解除孝感中院与胡敏劳动关系。

如今冯缤表示仍将坚持维权,包括他被免职的这一处理,他正考虑是否要向省高院提起申诉。

“已料到会被免职”

新京报:接到免职通知,你什么反应?

冯缤:7月26日,中级法院的部分高官都来找我了,送达免职的通知,说要听听我的意见。我的第一句话是,你们太卑鄙了。

新京报:你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说的?

冯缤:是的,我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的。他们无话可说。

新京报:你为什么说他们卑鄙?

冯缤:我是想通过正常途径来解决问题,但走不通,而他们竟然把我免职了。

新京报:你没预料到这个结果?

冯缤:说实话,我什么都预料到了。包括把我的血洒在这条路上。大不了跟我动粗。把我打死了,我的血就留在了中国法制建设史上。

新京报:你会接受这个结果?

冯缤:根据《法官法》,我可以在一个月内申诉,这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

新京报:你在考虑申诉?

冯缤:我现在正在考虑,但我如果申诉的话,只能向湖北省高院提起申诉。但关于我妻子的案件,他们老拖着。所以我还在考虑。

“清退她,属于违法”

新京报:所有的事情皆因你妻子劳务纠纷案子而起,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缤:我妻子从1998年起在孝感中院做临时工,到今年中院应跟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但法院把她清退,这明显是违法的。

新京报:为什么说中院这样做是违法?

冯缤:我妻子工作已满10年,依据《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她可以成为法院正式职工。

新京报:为什么要“清退”你妻子?

冯缤:在2007年底,孝感市开展机关事业单位临时聘用人员清退检查工作。中院要我妻子和市劳动局下属的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签合同。

新京报:你妻子为什么不同意转签?

冯缤:转签的话,她就成了一名合同两年一签、随时可能无工作的劳务派遣工。

新京报:当时被转签的有几名临时工?

冯缤:中院共有31名临时工从事保洁工作,包括我妻子在内的30名临时工都被要求转签。另一名,只有三四年工龄,但转为了正式职工。而我妻子工龄10年,为何不能转正?

新京报:其他临时工都同意转签了?

冯缤:他们都签了。他们工龄都不满10年。

新京报:你采取过哪些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冯缤:申请劳动仲裁,去法院上诉。法院作出两次判决。

新京报:对于仲裁结果和判决,你都不满意,为什么?

冯缤:随州中院作出终审判决,依旧是解除我妻子的劳动关系,孝感中院需补交各项社会保险费并支付经济补偿金6000元。但这仍是不合法。

早前报道:

湖北孝感称穿法袍上访法官以打人方式闹访

湖北孝感就上访法官状告当地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

湖北法官穿法袍举“冤”字牌上访为妻维权被免职

湖北高院一法官因妻子被清退状告所在法院

法官穿法袍上访 同行称其亦是弱势群体

湖北法官在省高院上访 法警“提醒”小心挨打

相关评论:

三晋都市报:上访法官妻与哈佛清洁工际遇的差距

法官穿法袍为妻喊冤本身就站不住脚

刘洪波:一个不断上访的人,难道还需要被承认为法官?

徐林林:信权不信法的悲哀

朱永杰:法官上访,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流淌着鲜血

秋风:强化司法独立,走出信访陷阱

从官员“雷语”看民众权利的逼仄

延伸阅读:

于建嵘:原信访办主任上访为何也无效?

最高法院长:人民法院要加强信访案件源头治理

笑蜀:“信访专班”应该改名为“打人专班”

<<上一页 1

“湖北上访法官:很多人说我偏执 我只是信仰法律”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