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遇车祸身亡继子能否有取得补偿权益?


更新:2018-12-25 00:12:00    来源:育和法律网    浏览次数:59

  【根本案情】

  被告张某是被告谭某与前夫婚生子。1996年,被告张某之生父张甲病故;1998年3月,受害人魏某与被告谭某依中央风俗举行婚礼,被告张某随受害人魏某、被告谭某一同寓居生活,由受害人魏某、被告谭某抚育成人。

  2016年10月18日,被告肖某无证驾驶摩托车,与受害人魏某驾驶摩托车相撞,形成两车受损,受害人魏某受伤经病院抢救无效死亡的道路交通变乱。2016年10月20日,经交通差人大队拜托,某司法审定所对受害人魏某的死亡缘由作出了司法审定书,审定意见为:受害人魏某系交通变乱所致颅脑损伤,颅内出血死亡。2016年11月1日,交通差人大队作出道路交通变乱认定书,认定被告肖某负变乱主要义务,受害人魏某负变乱次要义务。被告肖某的摩托车投保了交强险。

  诉讼中,2017年3月9日,被告张某与被告肖某签署了《和解协议书》,商定:二被告主张的各项经济损失在肖某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垫付补偿,缺乏局部,由肖某补偿二被告100 000元,已补偿50 000元,残剩50 000元,由肖某于2017年12月30日付30 000元,2018年12月30日前付20 000元。

  【法院判决】

  一、被告保险公司补偿被告谭某、被告张某损失117 043.94元;

  二、由被告肖某协议补偿被告谭某、被告张某损失100 000元,被告肖某已支付补偿款50 000元,残剩补偿款50 000元,由被告肖某定于2017年12月30日前支付30 000元,2018年12月30日前支付残剩20 000元;

  三、驳回被告谭某、被告张某的其他诉讼恳求。

  【案件剖析】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的争议焦点是受害人魏某的继子张某能否享有受偿权?

  继父母与承受其抚育教育的继子女间事实上构成了抚育关系,即产生相似于拟制血亲关系。它不以解除继子女与其生父母间的权益和义务关系为前提。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育的继子女间的权益和义务,适用婚姻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则。

  主要包罗:(一)继父母对继子女有抚育和教育的义务。(二)继子女对继父母有奉养和搀扶帮助的义务。(三)继父母和继子女之间有互相继承财富的权益。

  本案中,受害人魏某生前与被告谭某结婚生活十八年多,被告张某年仅11周岁随继父魏某生活,受魏某抚育教育。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则:“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育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益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规则:“遗产依照下列次第继承:第一次第:配偶、子女、父母。第二次第: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端后,由第一次第继承人继承,第二次第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次第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次第继承人继承。本法所说的子女,包罗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

  因而,被告张某有权作为受害人魏某遗产第一次第继承人提起民事补偿诉讼,亦即享有获偿权。

  此外,本案被告肖某无证驾驶摩托车,无视行车平安,其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平安法》致受害人魏某受伤死亡。在该次变乱中被告肖某负变乱主要义务,受害人魏某负次要义务。肖某应对二被告因受害人魏某死亡所致损失承当主要补偿义务。被告肖某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二被告因受害人魏某死亡所致损失,先由肖某驾驶的摩托车的交强险义务限额内补偿,超出局部,由肖某担责补偿70%。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补偿二被告损失后,有权在补偿范围内向侵权人即肖某追偿。

  诉讼中,二被告与肖某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垫付补偿二被告损失后所余损失已达成协议,并签署了《和解协议》,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义的暗示,且不违背法律规则。被告张某受魏某抚育教育长大,构成抚育关系,对其享有受偿权的诉讼恳求予以支持。

“继父遇车祸身亡继子能否有取得补偿权益?”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