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的无罪辩护律师该何去何从?


更新:2019-01-11 00:01:00    来源:公众法律网    浏览次数:59

  【权健集团 跌落神坛】

  2018年12月25日,医疗范畴自媒体丁香医生的一篇《百亿保健帝国,和它暗影下的中国度庭》,将权健公司推向风口,文章称,三年前,内蒙古女孩周洋的父母误信权健疗法,耽搁了周洋的癌症治疗,最终她不幸离世,年仅4岁。新奇的是,周洋过世后,一份宣传文件反而鼓吹“周洋生殖细胞瘤被权健秘方治愈”。周洋父亲将权健告上法庭,却被判决无法证明侵权信息出自权健官方,周洋父亲败诉。

  2018年12月27日,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发布音讯称,天津市政府方面高度注重此事,已责成相关部分成立结合查询拜访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查询拜访核实。一天后,天津市副市长康义也公开暗示,“经过初步核对,天津权健公司局部产品涉嫌存在夸张宣传问题。”

  2019年1月1日,天津市的公安干警没来得及休假,便依法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开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指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停止了立案侦查。

  2019年1月2日,天津公安对在权健肿瘤病院涉嫌不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

  2019年1月7日,天津公安已对束某某(男,51岁,权健公司实践控制人)等18名立功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2名立功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相关工作正在展开中。

  曾经的百亿“直销”帝国,在短短十余天间跌落了神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句无间道经典台词被网友用在了束昱辉与他的“权健帝国”身上。

  目前权健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把直销演绎成传销,涉嫌传销立功;二是虚假宣传、夸张疗效,涉嫌虚假广告罪;三是打着中医的幌子诈骗消费者,触及不法行医罪。详细裁定还要看审讯后决议。

  【权健集团 律师不接】

权健的无罪辩护 律师该何去何从?

  “权健的人来找我,说愿意出高额费用,让我们给束昱辉做取保候审,以至请求做无罪辩护。”

  北京某律所律师对媒体说,“我们所没有人会接他们的案子。”

  1月7日,权健实控人束昱辉等18名立功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后,“权健”就成为了烫手山芋,让许多律师事务所避之不及。

  普通而言,律师承受客户的拜托是律师个人的事,律师不承受客户的拜托也是律师个人的事,接不承受都是律师个人权益,无可厚非。

  但是,不承受客户拜托、不承受客户的案件,却向媒体披露客户要约的内容,真实是有违律师的职业道德。

  固然,权健集团曾经臭名远扬,因民意和言论的压力招致律师不敢接这个案件,也是情有可原。

  问题在于,律师出于不法律的缘由、不法律的外在压力的状况下,却以法律专业的角度去释放不承接客户案件的缘由,这种“姿势”就更不该为法律专业人士,特别是律师所采用。

  刑事案件辩护难做,这简直是律师界不成文的“共识”。刑事案件的辩护律师常常要接受两方面的压力:一是道德风险,即世人眼里的刑事律师,是“为坏人在说话”;二是政治风险,即律师在法庭上,面对的是国度为代表的公诉机关,律师与公诉人在对立。

  而律师的辩护真的是这样吗?

  没有律师为权健辩护,法律面前人人对等就显得更外挖苦。律师作为辩护权的最后一道防线,律师应该坚持法律人的信仰。

  比来的张扣扣案更是如此,哪怕张扣扣的罪行残忍至极,以至有人说道:“张扣扣,值得同情,其罪当诛”,但张扣扣的辩护律师仍然失职尽责,充沛为被告人停止辩护,包管被告人的辩护权得以完成,才有了那一份教科书般的辩护词。

  权健的案子要怎样判?

  必需经由法庭审讯来肯定权健的罪行并量刑,这是权健应得的惩罚。但这种惩罚同时也是权健的合法权益,即包管权健在法律框架内遭到惩罚。

  假如对权健停止法外施恩,则是对权健受害者的损害。相反,假如对权健停止法外施刑,公众就不晓得权健所受刑罚与其行为能否相当。

  言论说的不算,法律说的才算!

  无论媒体披露的权健所作所为有多恶劣,从法律上讲,这些都不构成剥夺权健应有的法定权益,即辩护权。

  正是辩护权的存在,才有了辩护律师的意义。

  具有合理合法辩护权的案件,才干在审讯中得到公正的判决。作为未审讯的案件,权健当然有无罪辩护的法定权益,律师也有为权健无罪辩护的可能性。实践上,权健的直销执照,也正是权健请求律师做无罪辩护的依据。

  上文也强调了,律师接不接案件,和律师有关,与别人无关。但假如,律师把与客户的要约披显露来,成为一种宣传本人“回绝为坏人辩护”的高大形象时,就混杂职业道德与社会道德,是极端不专业的做法。

  律师不接权健的无罪辩护,适宜。

  但律师披露客户要约,不适宜。

  “法律没有信仰,便形同虚设”律师能够不接权健的案件,但请维护律师的职业道德。

“权健的无罪辩护律师该何去何从?”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