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法律网-在线法律咨询平台,专业的律师博文案例,法律资讯网 > 法律资讯 > 没有债权凭证也能认定借贷关系?法院:能够!

没有债权凭证也能认定借贷关系?法院:能够!


更新:2019-01-05 00:01:00    来源:仲裁法律网    浏览次数:59

  【根本案情】

  被告梁某甲与被告梁某乙是兄弟关系。因被告融资炒股遭遇股灾,所持股票将被证券公司强行平仓,故被告至被告处筹措钱款。被告经过其名下账户向被告名下账户转账120万元。后被告请求被告还款,被告拒不出借。被告诉至法院,请求被告出借借款本金120万元,并提供银行转账凭证、多位亲属的证言作为证据。

  被告辩称确因炒股亏损至被告处筹措钱款,但该笔钱款系被告自愿赠与被告,缘由在于原、被告曾共同协作运营书社,该书社于2008年3月注销,注销时运营书社所获收益未经清算、分割,一切资产均由被告一人掌控。故此,被告赠与被告系争钱款。若系借款,应当由被告出具借条、商定还款时间等,故不同意被告诉请。

  审理中,被告向法院提出心理测试的申请,法院拜托上海市公安局物证审定中心对双方停止心理测试。测试结果为:被告经过本次心理测试,被告未经过本次心理测试。被告就测试内容所作陈说的可信度高于被告。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出借被告借款本金120万元。一审宣判后,被告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剖析】

  本案中心焦点是争议钱款的性质为借款还是赠与款?此外,无债权凭证时怎样认定借贷关系?心理测试结论能否作为参考根据?

  关于争议钱款的性质是借款还是赠与,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念: 

  第一种观念以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则》第二条之规则:“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可以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债权凭证系证明借贷法律关系成立的必要条件之一,本案中,被告提供的证据仅能证明托付事实,无法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合意,未到达高度盖然性的证明规范,故应驳回被告诉讼恳求。

  第二种观念以为,被告证据的证明力明显优于被告提供的证据,应支持被告诉讼恳求。法院在审理过程中赞同第二种观念,理由分述如下:

  一、债权凭证并非证明借贷法律关系成立的必要条件

  作为典型的理论合同,托付事实、借贷合意是判别自然人借款合同生效的必要条件。通常而言,债权凭证则是证明双方借贷合意成立最为常见、直接、有力的证据,但无论是从法律文义,还是就客观事实而言,均不克不及得出债权凭证是证明借贷合意独一的根据。前述司法解释条文采纳的是“举例+兜底”的解释范式,正是为了涵摄理论中可能呈现的繁复化、多样态的借贷方式。

  因而,除债权凭证之外,亦不克不及扫除采用其他证据方式证明双方借贷合意的存在,如证人证言、双方聊天记载等,故而债权凭证并非证明借贷法律关系成立的必要条件。

  二、无债权凭证时应合理分配举证义务、综合考量证据证明力

  在处置欠缺债权凭证的借贷纠葛时,被告无疑需承当更重的举证义务,但同样要留意举证义务的均衡把握,合理、恰本地将举证义务分配予被告,并经过释明,请求被告积极实行示证义务。经过举证、示证状况,以比拟双方证据证明力的强弱。在处置相似纠葛时,应当着重思索以下要素。

  一是双方当事人熟识水平。借款而无债权凭证常常阐明双方之间有着高度的信任关系,若彼此间并不熟识,显然难以呈现此种状况。本案中,被告为家中长兄,被告为家中幼弟,被告亦自认被告曾经在生活、经济上对其多有照顾,双方关系亲密,故被告未让被告出具借条契合人情世故,亦不违犯社会常理。

  二是借款时的详细情境。所谓赠与通常是指赠与人将本人的财富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暗示承受的过程。普通状况下,是指赠与人客观上主动将己方财富给予受赠人。而本案事发忽然,被告在所持股票将被强行平仓之际,向被告求助,被告并无主意向被告赠与钱款的动因,现被告明白承认赠与,被告亦无证据证明被告事发时有赠与的意义暗示,故可推定被告所述更为契合客观真实。另,事态的紧急性同样可在必然水平上反映出被告未让被告出具借条的合理性。

  三是被告的抗辩及举证、示证状况。审理中,被告提供了家中数位亲属的证言,而被告未能提供证人证言,仅提供了书社的工商注销资料。因涉案双方及证人均为亲属关系,家事纠葛具有相对自密、封锁的特性,被告自述内容与证人证言前后相符、互为印证,且经法官当庭讯问,在细节上同样高度吻合。反观被告提供的证据,难以证明被告自述内容,无法反映双方协作运营、收益分配的详细状况。两比拟较,被告证据的证明力明显优于被告证据,且被告证据到达了与法官心证相洽的规范,据此可认定双方存在借贷事实。

  三、心理测试结论可作为本案裁判的参考根据

  心理测试结论能否属于审定意见,目前仍存有较大争议。但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其证据属性尚未得到确认,并不法定的证据方式。审讯理论中,法官不会主动启动心理测试程序,对心理测试结论大都持审慎态度。不成承认的是,心理测试作为一种有限采用并起到辅助作用的手腕,关于复原案件客观真实、补强证据证明力依然具有积极意义。本案中,被告向法院提出心理测试申请,法院予以准许。心理测试结论系经专业机构科学评测而得,测试结果不利于被告,而可以在必然水平上补强被告证据的证明力,可作为本案裁判的参考根据。

  综上所述,人民法院综合考量双方当事人关系、借款时势态的紧急性、证人证言与被告自述内容的吻合度,并参考心理测试结论,被告证据的证明力明显优于被告证据,依据优势证据规则,认定系争钱款为借款,判决被告出借被告借款本金120万元。

“没有债权凭证也能认定借贷关系?法院:能够!”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