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网


更新:2019-01-12 10:01:43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59

中国企业家最致命的法律风险是什么?“中国企业家最致命的风险是刑事法律风险。”在2018ALB(《亚洲法律杂志》)大成企业合规论坛上,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院副院长娄秋琴在主题发言时如是说。

为什么有这个观点?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的原因是什么?会后,本报记者专访了娄秋琴。

企业刑事风险会将企业逼入绝境

执业12年,娄秋琴成功办理了10起无罪辩护案件。除一起是暴力案件外,其余9件均为涉及企业家的刑事案件。这9起刑事案件中有关于合同诈骗的,有涉嫌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和单位行贿的,有涉嫌职务侵占、贪污和挪用公款的。娄秋琴说,9起案件中时间战线拉得最长的达6年,最短的虽然是被羁押了32天,但被通缉长达2年之久。这些案件的共性问题是,即使最后无罪辩护成功了,但期间企业和个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和名誉损失都是不可估量的,对企业而言甚至是毁灭性的打击。

目前,中国的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对企业核心人物的依赖非常严重,一旦企业家涉及刑事案件,企业很容易就陷入困境甚至瘫痪状态。就拿2018年1月被最高检公布为涉产权刑事申诉、国家赔偿和赔偿监督的典型案例———“赵守帅合同诈骗案”来说,这是一起因为公安机关介入经济纠纷而使得赵守帅被判处了有期徒刑13年的错案。娄秋琴介绍,赵守帅被抓之前是当地鼎鼎有名的农民企业家,外号“赵半城”,其经营的农机公司在县城占地1000多平方米,另有一处3000多平方米的农机商贸城。赵守帅入狱后,其巨额资产被变卖,实际服刑11年6个月出狱后,通过申诉最后虽然取得了无罪判决,但被变卖的资产却无法要回,企业因此停产停业产生的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虽然其已向国家提出单位停产、停业21.6亿元损失的国家赔偿申请,但能否得到支持还是很大的变数。

企业家刑事风险缘何高发

企业家刑事风险高发并非偶发,从发生的原因来看,既有立法不明确、选择性执法和司法不公等外部环境因素,也与企业内部及企业家法律意识淡薄,对法律的敬畏不够有很大关系。

在立法方面,娄秋琴举例说,现行刑法第3章是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涉及的罪名有近110个之多。其中,非法经营罪是由计划经济时代的投机倒把罪转变而来的,立法本意是保护国家的特许经营制度,但因立法上有“其他非法经营行为”兜底条款的设置以及“违反国家规定”条件的设定,使得非法经营罪在实务中往往容易走偏。

由于规制市场秩序的刑法罪名众多,且有些规定是模糊的,于是给了执法者进行选择性执法的巨大空间。再加上在司法实践中,对于依法可能不构成犯罪的或者依法不可以不作为犯罪处理的案件,未能依法及时地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不起诉决定、无罪宣告,未能慎重使用查封、扣押、冻结等强制性措施,就可能会使企业家的人身和财产处在不安全的状态。

从企业家自身来说,很多企业家是经营能手、管理能手,是业界精英,但对法律尤其是刑事法律可能是“无知者”。比如,一些房地产公司让员工用个人名义办理房屋按揭贷款,将贷下来的款项用于公司经营,这种做法甚至一度成为房地产行业的潜规则。事实上,我国刑法不但规定了贷款诈骗罪,还规定了骗取贷款罪,这种行为最高可判处7年有期徒刑。

除了骗取贷款罪,娄秋琴还举例谈到了上市公司高管的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规制国企人员的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还有刑法修正案新增加的诸如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罪、拒不履行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准备网络违法犯罪活动罪、帮助网络犯罪活动罪等。这些刑事风险有的是新的风险,有的是不常发的风险,往往不易察觉,容易被企业家忽视,也容易引发刑事风险。比如,企业提供担保、放弃债权或者承担债务的事情时有发生,在一般企业中,不会存在什么刑事风险,但如果上市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正当理由为其他单位或个人提供担保、放弃债权或者承担债务,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则有可能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而很多上市公司的高管,压根就不知道有这样的罪名。

通过对以往企业家犯罪的大数据进行分析,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所反映出来的风险点有所不同。

对于国有企业而言,受贿罪、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是最高发的罪名,集中在腐败类犯罪,这类刑事风险主要来自企业内部。娄秋琴表示,由于国有企业高管或员工拥有职务上的便利,容易产生权钱交易,容易将企业资产占为己有或将企业资金挪作他用。另外,由于国企员工具有管理国有资产的职责,如果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容易产生渎职犯罪的刑事风险;如果因渎职导致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被骗,也会引发刑事风险。因为刑法中有一个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

对于民营企业而言,排在前两位的犯罪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随着P2P网络借贷企业的频频爆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呈高发态势。

防控刑事法律风险是企业必修课

如何防控企业刑事法律风险?娄秋琴建议,一方面国家法律、法规、政策等层面要不断完善,法律条款要更加明确和具体,使法律更有可预知性。另一方面,企业家自身要提高法律意识,加强法治思维,学习和知晓刑事法律知识。完善企业治理结构,做好制度和流程方面的管控。

企业要经营,不可避免地要与外界打交道,有的风险是可预知的,而有的则是企业不可预知的。娄秋琴以滴滴顺风车为例,企业最初开发这个产品的时候,节能、绿色出行、交友等出发点是好的,因平台司机刑事犯罪暴露出内部管理问题而最终导致顺风车产品整体下架,这种刑事风险对企业的声誉和经济产生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娄秋琴表示,我们国家一再鼓励企业进行创新,因为企业创新才有活力,但在创新的同时,要考虑市场风险、经济风险、民事和行政法律风险,还要考虑刑事法律风险,因为这种风险一旦爆发,就是致命的。

对此,娄秋琴表示,企业要做好刑事合规和风险防控,将刑事合规审查落实到企业各个环节当中。刑事风险一旦真的发生,也要沉着应对,并及时向专业人士寻求法律帮助。

“企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基本单位,是市场经济活动的主要参加者,发展社会生产力的主要承担者,更是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支撑,企业健康发展是国家之富也是社会之幸,因而,提前防范刑事法律风险当成为每个企业的必修法律课。”娄秋琴最后说。


【责任编辑 刘耀堂】

“中国律师网”相关文章